upside down

爱看美人儿

【AH】秘密

*今天我终于想起来了我其实是个文手

*大半夜码字,好久没写了手极生,文风骤变预警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

*我爱他们

——————————————————

【Hank】

0

我有一个秘密。

我喜欢Alex很久了。

1

我总是忍不住去回想见到他的第一眼。

我记不清那一刻他的样子,记不清那时候是否有月光倾落,记不清那瞬间有没有悠悠蝉鸣。

我只记得金发,夹克,和一只朝我伸出的手。

还有他笑起来很好看。

2

似乎在那一刻,他就在我心里照进了一束光。

但这束光芒好像不属于我的世界。

他开朗,我内敛。性格注定了我没法像Charles那样与他谈心为他拨开心中的迷雾,也没法像Sean那样与他嬉笑打闹,让他露出灿烂好看的笑容。

我只有他的一句bozo。

3

我本该讨厌这个称呼的。

我一直不喜欢我那与别人不同的大脚,但他偏偏要明晃晃地指出来,还玩笑似的给我起了“bozo”这个蠢兮兮的称呼。

我当时还以为被他嘲笑了,伤心难过了好一阵子。

但在训练的那段时间,他会叫着我“bozo”看我练习,与我一起试用装备,一起笑闹。一声声“bozo”居然也在这样的朝夕相处中显得亲昵起来。

我突然发现他好像只给我起过外号,也只把这个外号时时挂在嘴边。

“bozo”反而成了我们之间最紧密的联系,像是我们两个彼此心照不宣的一个暗号,是独属于我们的公开秘密。

我突然珍惜起了这句“bozo”。

在他参军离去的那几年里,是无数句恍然写下的“bozo”和无数句夜半低吟的“bozo”带我梦回了那个冬日,伴我走过了看不见他的日日夜夜。

每写一句,每念一遍,就更想他一点。

4

他终是回来了。

时间确实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当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留长了的金发上架着眼镜,和我打着招呼时笑得那样好看,叫出了那句我在心中模拟了无数遍的“bozo”,我一下子就像回到了我们初见的那个晚上,回到了我们年轻气盛一起为变种人未来奋斗的那个美好冬日。

我发现自己对他的喜欢一点没少,甚至因为久别重逢而添上了一点别样的色彩。

如果说从前我可以将对他的喜欢憋在心里,那再次见到他似乎打开了我心中的一道锁,从前锁在里面的喜欢便再也压不住了,如泉般涌了出来,淹没了我的心神。

我突然有了一种倾诉欲,想要将满腔的情意化作流水流进他的视野,想要让他知道我喜欢他。

可是不行。

这是个不能被他知道的秘密。

5

我忍不住。

可能是时间和漫长的等待消磨了我的耐心和忍耐力,只要每天和他待在一起我就止不住心中冒出的爱意,好像只要和他一对视就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大大咧咧地暴露我的心思。

所以我现在都不敢看他,只敢用余光追逐着他的身影,掩藏住我视线里的热切。

但即便这样,我也仍剩满心欢喜无处发。

于是我便每晚躲到钟楼尖顶下的空隙,一个只有野兽才能够到的地方,对着繁星诉说着我的心意。银色的月光洒下来,落在我身边,变成了他的影子,陪我坐了一个又一个独自一人却不孤单寂寞的夜晚。

6

我小心翼翼地藏着我的秘密,不让任何人察觉。

于是没有人发现,我喜欢Alex,这个我最大的秘密。

【Alex】

0

我知道Hank的秘密,他喜欢我。

我也有一个秘密,我喜欢他。

1

我每晚都会在钟楼尖顶背后的房檐那打个盹,等着一个蓝毛的小傻瓜用他的嘀嘀咕咕叫醒我,等着他什么时候能发现我就在五米开外的拐角,带着同样的爱意注视着他。

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end—

牢骚

申报记者何书桓:

我有好多好多喜欢的人
我要对她们说好多好多的话
❤️


感慨无用: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但我并没有留住她。




这篇文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2017年的2月份,我还跑回已经忘记账号密码的僵尸论坛重新注册了个账号又把它看了一遍的程度。




如果现在要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一个作者的消失究竟是哪一方面的责任——其实我一丁点都不关心这些问题。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再回到七年前,我会怎么干呢。




我会给她写十篇长评。




不够的话写二十篇。




我要把心里对她的欣赏、对故事的期待、对她坚持不下去的担忧和所有我最终没有等到后续的遗憾全写进去,我手速快,一万字不够我还有两万字。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一辈子我都隔着屏幕在喜欢一些与现实生活并不息息相关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雅趣,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为了自己这一份真真实实喜欢的感情都不愿意真的放下手里的事真的去写一点东西,去做一点努力,那这个喜欢也太混蛋了。




我写这篇牢骚话并不想号召大家都给作者写长评,反正我的准则——管好自己,只对自己下要求,但如果连我都曾经没有做到,我拿什么来可惜那些永远断在过去的让我魂牵梦绕过的故事。这不叫有缘无分,不叫失之交臂,这叫自作自受。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


可盐可甜的芒果哥哥

最近好烦嗷

搞了个危险的想法
图源微博@ 葉子溪Doubleleaf
4K图源给我一顿操作弄成这样……画质被我弄渣了连带着调色也糙了起来,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就当先码个脑洞了……手边没有电脑,先这样吧,回头改
自改自调,手机p图不易,禁二改二传
LOFTER也发一遍

眼睛红红的大美人儿

图源微博@ 葉子溪Doubleleaf

西装美人儿

图源微博@ 葉子溪Doubleleaf

怎么连生气都这么好看啊

图源微博@ 葉子溪Doubleleaf

爱看美人儿,墙头多乱杂
调色,p图,写文
定期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