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side down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回顾了一下之前写的文,有一种:wodema这是我写的?woc好吃!仓鼠那篇真的真的太好吃了!呜呜呜我要站金毛×仓鼠!呜呜呜为什么没有续啊啊啊啊啊啊我要追续!
我就啃自己的腿肉啃一辈子吧……感觉这样啃啃老本也是很幸福der

我……
为什么我丝那么好看,笑起来连黑白相片都好像有了颜色。
再配上苏到人心颤的声音……
QuQ

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喜欢的人w
Louis Tomlinson,one direction,1D,我破团的leader,外号丝丝。
他,超好看!唱歌,超好听!

【EC】如果大家都活了下来

*这甚至不能算是一篇文,只是写写我脑的EC。
*如果他们可以白头偕老,那么他们的晚年会是怎样的。
*随便写写,没有格式没有主线没有文笔。
*狼队写着写着就哭了,EC写着写着就笑了,太温暖了啊。
*差点刹不住车,他们的故事我可以脑三天三夜。
*可能会有别的cp的后续。
*链接出了一些问题,狼队的先手动戳头像吧。

如果大家都活了下来
——那EC可能会像一对真正的老伴一样吧。

Charles和Erik的能力都衰弱了。
Charles看不到别人的想法,但他仍有一双睿智的眼睛,积攒了一辈子的经验与那独属于老人的精明让他能做到的与以前相差无几。
Erik不再能像壮年的时候那样,不高兴就往人身上甩个足球场,但他的能力依然允许他给Charles推轮椅时偷个懒,或者在外出游玩时表演个徒手掰勺子赢得路人的惊叹。
没办法,他就是享受这个。

两位为了变种人大业奋斗了一辈子的伟人,在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他们为之发声的时候,也就是两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啊。
他们会更加依赖自己的老伴。安定的生活会上瘾,喂过鸟养过鱼晒过太阳打过盹的他们似乎已经无法回想起他们曾经过的是怎样惊险不凡的生活,对于两个这样年纪的老人,他们能做的最刺激惊险的事情似乎就是在棋局上对弈厮杀了。

他们在学院里的时候,看着谁都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孩子们也格外依赖他们。年长一些的,在过去的战争岁月里追随着他们,年轻一些的,听着他们的故事长大。
后来他们搬出了学院,以彼此适应的节奏慢慢吞吞地走遍世界,去一些他们年轻时没有去过的地方,去一些年轻时匆匆忙忙来不及看的地方。
这才发现,这个他们一直以来为之奔波战斗,想要守护或统治的世界,已经变成了如今这种,美丽的模样。
或者说,依旧如此美丽,只是他们终于愿意停下脚步去看看。

没有人认出他们,认出这两个垂垂老矣就是曾经变种人的领导者。
他们会给同路的旅人讲一些学院里的趣事笑料,把他们殃及世界的斗争简化成一些家常的吵闹斗嘴。
Charles笑Erik对紫色奇怪的热爱,Erik回击他对三件套放不下的执念。Charles向人们夸Erik年轻的时候笑起来很好看,Erik无奈地展示了他掉了一半的牙。
在人们的笑闹与祝福中,这对可爱又温馨的老人继续前行。

Charles和Erik的晚年意外的安静,他们就像一对平凡幸福的老伴一样,相依相偎,从容地走向生命的终点。
这一次,他们笑着,而且携手。

一步一步来吧。

殷三景_你枪觉得很行:

他们都说,“未来有无限可能”。真的吗?

 
 

我能看到她,我能触到她,我能感知到她,可路途太遥远,征程太寂寞,未来的眼波又太细微。

 
 

我的杯中酒液清冽,我的眼前浮光浩渺。我只见到浩浩山河寥廓寂远,却不知是否为我而准备。

 
 

悖悖论:

身体一直都不太好

生活就什么乐趣也没有了